产品靠商标授权、毛利被ODM侵蚀,德尔玛要带2700万官司上市?

产品靠商标授权、毛利被ODM侵蚀,德尔玛要带2700万官司上市?近期,广东德尔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德尔玛)更新了招股书,目前距其首次向创业板递表上市,已经过了9个月的时间。德尔玛成立于2011年,专注…

产品靠商标授权、毛利被ODM侵蚀,德尔玛要带2700万官司上市?

近期,广东德尔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德尔玛)更新了招股书,目前距其首次向创业板递表上市,已经过了9个月的时间。

德尔玛成立于2011年,专注环境加湿、吸尘清洁、生活小家电、厨房小家电等产品。主营业务分别为:自有品牌德尔玛、薇新;授权品牌飞利浦、华帝;以及与米家的ODM业务。

通过商标授权,德尔玛迎来了重要的业务转折点,之后发展米家ODM业务,更令公司营收飞涨,但同时德尔玛却因其陷入低毛利困境。招股书显示,2021年1-9月,公司毛利率同比降低了4.84%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及2021年1-9月,德尔玛营收分别为9.67亿元、15.17亿元、22.28亿元、19.3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4728万元、1.06亿元、1.70亿元、7836.95万元。公司预计2021年可实现的营业收入区间为28.68亿元至31.8亿元,同比增长28.73%至42.73%;预归母净利润区间为1.58亿元至1.8亿元,同比变化-8.82%至3.88%;预计扣非经归母净利润区间为1.4亿元至1.62亿元,同比变化-15.82%至-2.59%。

面对增收不增利的窘迫情形,德尔玛或许又要思考新的业务变局。

品牌授权成盈利利器

资料显示,在创立德尔玛以前,公司创始人蔡铁强先在2007年,创立了佛山市飞鱼广告策划设计有限公司,提供品牌形象策划和创意设计服务;2010年,蔡铁强抓住国内电商爆发式机遇,将业务重心转向电商代运营。

在积累了一定的电商代运营经验后,2011年公司创始团队创立自主品牌“德尔玛”,2014年开始,德尔玛通过租赁厂房开始逐步构筑产能,并在2016年自建生产车间及园区配套,奠定了研产销一体化的基础。2017年,德尔玛的营业收入达到6.54亿元,但净利润却为-8503万元。

德尔玛的业务在2018年发生转折,这一年公司开始了多品牌布局,以实现通过多品牌覆盖多品类的业务。2018年,德尔玛以2048.95万美元收购飞利浦水健康业务,产品包括净水器、净水壶等;同时还通过控股子公司华聚卫浴与华帝股份达成品牌授权合作。

报告期内,飞利浦品牌产品的收入分别1.37亿元、3.09亿元、6.97亿元和3.26亿元,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14.21%、20.38%、31.35%和26.18%;华帝品牌产品收入分别为908.10万元、1.24亿元、1.2亿元和9575.74万元,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0.94%、8.16%、8.09%和7.70%。

不过借助品牌授权、增加品类,使收入上涨的同时,德尔玛也无法忽视商标授权业务存在的风险,招股书中提到,如公司在授权期限内出现商标许可被收回,或出现任何阻碍商标续期或自动续展,或许可方未尽到商标维护义务,而影响公司合法使用商标,则将会对公司相关业务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。

毛利率持续下滑

招股书显示,德尔玛与小米合作开展米家ODM业务,是从2019年开始,德尔玛负责产品开发、物料采购及成品生产,以协议价销售给小米,由小米负责渠道销售。目前小米持有德尔玛2.37%股份,同时还是公司排名前五的重要大客户。

2019年度至2021年1-6月,米家ODM业务收入增长迅速,收入金额分别为7182.15万元、2.71亿元及2.92亿元,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.74%、12.19%和23.44%。到2021上半年,小米已经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。

德尔玛与小米的合作不断加深,米家ODM业务收入持续增加,但该业务毛利率水平却低于公司自有/授权品牌产品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度、2020年度(剔除运杂费影响后)、2021年上半年(剔除运杂费影响后),米家ODM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7.53%、19.18%及12.34%。德尔玛表示,如果未来公司米家ODM业务收入占比进一步提高,或者米家ODM业务毛利率进一步下降,将可能拉低公司整体毛利率,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同时,报告期内,德尔玛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3.16%、36.33%及32.27%和27.78%,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3.23%、36.37%、32.26%和27.78%。

2021年1-9月,德尔玛毛利率为28.33%,相较2020年同期降低4.84个百分点,对于毛利率不断下滑,德尔玛解释称,主要因为原材料中塑料原料、电机等的采购价格上涨导致营业成本上升;米家ODM产品收入占比进一步提升,而产品毛利率较低,对公司整体毛利率有所影响。

实用新型专利纠纷涉2700万

德尔玛位于佛山市顺德区,距离美的集团总部只有大约10公里,在这个被称为“中国家电之都”的地方,美的、九阳、苏泊尔三个行业巨头的笼罩下,像德尔玛之类的小家电品牌,发展总面临压力,自然不小。

德尔玛CMO李军卫曾在采访中说道:“我们一直有危机感,每进入一个品类,龙头企业就在我们眼前。”“我们身处顺德,美的这么高高的一座大山,所有的阳光第一线都是照到他的身上。”

就连这次上市路上,德尔玛身上还牵扯着与美的子公司之间共涉2700万元的未判官司。招股书显示,德尔玛目前存在6笔金额在100万元以上(含100万元)的诉讼或仲裁案件,涉诉金额共达2976.08万元。

其中五项诉讼原告都是佛山市顺德区美的饮水机制造有限公司,案由均为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,涉案金额共有2700万元。此外还有一项德尔玛子公司华聚卫浴作为原告,起诉苏宁易购支付156.08万元货款。

招股书中披露,对于和美的之间的五项官司,德尔玛诉讼律师认为有较大的胜诉机会,被判令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可能性较小。因此,德尔玛未对该等诉讼计提预计负债。

但随着官司增加,德尔玛的管理费用也在增加。2018-2020年,德尔玛的管理费用分别为7040万元、8159.37万元、9506.57万元。截至2021年9月30日,德尔玛资产总额为22.29亿元,负债总额为10.6亿元。

(END)

谢冬冬

编辑钱寅

排版曾茜

文章部分配图来自网络